血債血還

《深紅》野澤尚/皇冠

 這本書名叫做《深紅》,取的是一家人被殺死之後血液靜靜地淹沒了地板的血腥意象。「深紅」可以是死者的鮮血以及血緣關係,甚至是血債血還之意。野澤尚的推理作品總是有種難以言說的陰鬱,這陰鬱並非來自於凶殘的命案場景或是懸疑性,而是來自於故事予人的惶惶不知所終之感,如果人生無依無靠,並不是因為可依靠的人不在了,而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本不可信,即使是最親密的人仍然有背叛的可能。

 野澤尚是日本知名的劇作家,他的電視改編作品中,最為台灣觀眾熟知的也許是「戀人啊」、「沉睡的森林」和「冰的世界」了。其中,電視劇「沉睡的森林」(1999)和「冰的世界」(2000)的故事架構與這一本甫譯成中文的小說《深紅》(日文原書出版於2000)非常相似,幾乎可說是同一種概念和架構發展出來的三組故事──滅門血案中唯一倖存的女兒長大後逐漸發現當年血案的殺人兇手並得以復仇。可以想見那幾年野澤尚對於「家族血緣」的主題深感興趣。

 滅門血案的駭人之處在於家族的瞬間摧毀,因此家族和血的概念從滅門的故事中不斷衍生出不同的意象。然而,在野澤的滅門故事中,儘管血緣牽著彼此,家族關係其實也是非常脆弱的表象關係,生者往往在家人死亡之後才了解自己家人生前不為人知的一面。兇殺案是血債,但家族關係又何嘗不是難以割捨的血債呢?倖存者必須面對家人橫死的殘酷事實,明白家人生前的秘密,同時又面對自己是這個血緣中唯一存活者的沉重罪惡感。這是無法償還的債,野澤尚讓「家庭」又幻滅,又沉重。

 「沉睡的森林」的女主角(中山美穗)和「冰的世界」女主角(松島菜菜子)都是在滅門血案多年之後,發現原來活下來的自己處於極大的陷阱裡,設陷阱者正是自己最親近的人。小說《深紅》也約略是這樣一個滅門血案的故事。已經完全被抹除的家庭關係是一張密網,即使死絕了埋葬了,仇恨還是纏繞無盡,倖存的人依舊活在死亡的陰影中。這三個故事各有不同的發展重點,「沉睡的森林」以暫時喪失的記憶力做為主軸;「冰的世界」以巨額的死亡保險金為核心概念;而《深紅》則是融合了此二者,並且加上女兒計畫復仇的過程。不過,在《深紅》裡故事讓女主角有了非常大的主動性,而不是被矇蔽的無知受害者,這個故事有了更深一層的反思──對於死刑、復仇、傷逝、媒體的嗜血、殺人犯家族罪的承擔等等,都做了相當程度的分析。

    全站熱搜

    ne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