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教士的溫柔戰鬥

《漢字書法之美》蔣勳 著/遠流

資訊時代裡,有些東西注定要式微,譬如公共電話、中文打字。但這僅是「所有權」的轉換而已,本質沒變。有些則連本質都變了,譬如手寫這件事。以往,作文、寫信、寫作業、寫報告,只要一講到寫,就必須有紙有筆,用手一個字一個字寫下來。到了今天,要寫的東西一樣不少,但所謂「寫」,多半時候都是打字,對著螢幕,看著鍵盤,一個字一個字打出來。

所以,用手寫字的書法藝術正在消逝當中。

人類用手寫字的歷史,從文字發明的那一天就開始了。論時間,當有數千年;論空間,則舉凡有人類文明之處,便有寫字這回事,從亞述帝國的鍥型文字,尼羅河畔的埃及象形文字,中國的甲骨文,波斯的阿拉伯文,西歐的拉丁文,無不是一個字一個字用各式各樣的筆寫成的,寫得久了,寫得純熟了,專業書寫人出現了,各種花樣也就出來了。

於是,我們有了書法。各種文字的書法,自成體系,自有美感。

漢字屬表意文字,構造相對複雜,光部首就上百個,不像表音文字,就是幾個字母重複排列而已。正因如此,漢字書法層次繁複;寫一個字,個別筆畫功夫之外,更重整體結構勻稱;寫一行字,字與字之間的空間安排,那更是一門學問。甚且,漢字字體不僅一種,篆隸行草,每一種又都講究各自的特色,或古拙或樸厚或飛揚或狂放不羈。林林總總全都考慮進來,而以柔軟的毛筆表現之,要說藝術,要說美,盡在其中矣。

如今,這門藝術卻被化簡成一個又一個的四方字鍵,敲打代替手寫,千人一字,千字一面,一切均遭凝態凍結了。多元方富饒,富饒始稱美,電腦一出,漢字書法之美岌岌可危矣。

從這個角度來看,蔣勳先生此書,歷數漢字根源變遷,多方譬喻,以小見大,讓人看出漢字書法之奇,不僅在指腕之間,甚至「是呼吸,是養生,是身體的運動,是性情的表達,是做人處事的學習,是安定保佑的力量」,最終乃臻而為「是我與自己相處最真實的一種儀式」,一如瑜珈、太極、舞蹈,乃至慢跑,由靜轉動,動中見靜,成就了一種肢體韻律之美。其視野之寬廣,立意之深遠,令人浮想聯翩,心躍難耐,直想拿出紙筆,懸腕一試矣。中華書道,或竟因此不頹,得萌一線生機。

只是,就長遠來看,時代之風難擋,落日照大旗,繫線力挽之,畢竟拉得住一時,拉不了一世。太陽最終還是要下山的。而這,或許就是掩卷此書,那份哀意之所由來吧。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此亦蔣勳先生之所以最讓人欽服動容之處——當一名美的傳教士,就沒有悲觀的權利,更且得像唐吉訶德一般,時時準備好跟虛無、跟醜陋溫柔戰鬥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etbooks 的頭像
netbooks

網路與書

ne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