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瘋狂依舊,勇敢依舊,也依舊讓人在愛與痛的邊緣徘徊
   她拮据渡日,換來野馬不羈的日子;
 她居無定所、她孑然一身,卻結交了各路英雄好漢
   

 

我認識的張桂越 

by Shandy(《阿娜答的神秘世界》編輯)

傅月庵說過,一旦認識張桂越,結局只有兩個:「一是兩肋插刀喜歡她,一是恨不得宰了她!」

從二○○七年的《追獵藍色巴爾幹》到二○○九年的《阿娜答的神祕世界》,身為這兩本書的編輯,這兩年與她「交手」下來,我深刻地體會到傅月庵說的那句話,更相信這句話一定是出自他血淚的經驗。

幫她編輯《追獵藍色巴爾幹》時,我還是網路與書的新人,一輩子沒見過這麼「霸道」的作者。每天早上,她會拖著那一大行李箱被十三家出版社拒絕的稿子(照片、筆記電腦、書、資料夾、一堆零零散散的紙頭)來我們這,把東西鋪滿一會議桌,然後翹起腳來開始改稿子。「我喜歡這種Teamwork的感覺。」她說。我們只敢呵呵陪笑。

兩年後輪到《阿娜答的神祕世界》,這次她學聰明了,什麼東西都數位化,會注意到圖檔大小、文字整理,還把每個章節都一個個資料夾存好。然後,打開電腦──哇!她的電腦桌面宛如一個小型銀河系,繁星點點,所有重要不重要的檔案全都一股腦兒放在上面!「咦?這張照片我沒給過你嗎?」「奇怪,那張照片存到哪裡去了?剛剛才開的……」

和她交手有一種「痛快」。「痛」嘛,是因為她直來直往,你跟她用什麼婉轉、心機、手段都沒有用,她喜歡開門見山:「你就是不准我改就對了?」「你的意思是不要我看就對了?」講得你一身冷汗。而「快」嘛,也是因為她直來直往,從不用什麼?迴曲折隱喻,總是想說什麼就說:「我不要放小照片,我要放大!」「不管,我就是喜歡這個封面。」讓人又好氣又好笑。

兩年前透過《追獵藍色巴爾幹》所認識的張桂越,是個瘋狂勇敢又難搞的女記者;兩年後在《阿娜答的神祕世界》中,我看到一個柔軟多情而易感的女詩人。當然,瘋狂依舊,勇敢依舊,而難搞嘛,呣……呃……這篇文章她會看到嗎?

::延伸閱讀::
巴爾幹,是一個流著血又流著蜜,寒冬中有春天之地--《追獵藍色巴爾幹》
在全世界最危險的城市裡,思想的花,在煙火中萌芽--《烽火守書人》

 


 
定價:$280|
79折特價:$238

阿娜答的神秘世界

人間荒地的遊俠兒,張桂越
唱出今世台北的流浪者之歌

「回台灣兩年,東住西住,兩年內搬了五個地方,總是沒來得及拆箱,又要打包。除非颱風天,我看連浮萍都沒我這種漂法。In fact,是我沒條件定下來,但也不羨慕某種style的安定,反倒是很阿Q的享受屬於我的、不得不的動盪,一種隨意一種風,彷彿這個世界任何的點面都可以是我的棲身之地,只要有溫暖與自由就行。一匹孤獨的狼,不住在洞裡,住哪兒?= A1v

在世界各地奔波了三十多年,走遍四十一個國家,採訪過戰亂的科索沃、深入貧困落後的查德、定居在蕞爾小國馬其頓、闖進危險的泰緬邊境……這位勇敢又瘋狂的奇女子張桂越,為了出版一本書而回到台灣後,卻再也離不開了。

她拮据渡日,換來野馬不羈的日子;她居無定所,漂泊在沒水沒電沒瓦斯的台北橋下、關渡基督書院、或是林森北路某條通的小套房;她孑然一身,卻結交了各路英雄好漢:八十五歲愛偷花的女牧師、塔次基里溪畔的布農人家、兩個生肖土撥鼠的年輕女記者……

這四十多篇看似平淡卻內蘊澎湃的散文,有作者刻畫週遭人物的小故事,有她對朋友與親人的回憶,也有她以一種阿Q精神對這段「無薪假生活」的快意享受。透過張桂越的眼睛,我們看到,原來,美麗就在生活裡,各種奇人異事就在你我身邊,而感動,就在一顆敞開的心房裡。

    全站熱搜

    ne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