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拿》畢飛宇 著/九歌出版

這故事太精采了。這是關於推拿院中的盲人的故事,講他們怎麼愛,怎麼鬥,怎麼掙錢,怎麼要尊嚴。畢飛宇讓「盲」的特質和可能性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寫得這麼透徹,讓人納悶,他是不是天天上推拿院去做觀察呢?否則,他怎能這麼深切地了解「盲」的狀況、苦惱、芥蒂、障礙?他如何精準地寫出盲者的渴望、野心、癥結、和幻想?寫這故事和寫視力正常的角色完全不同,必須要換另一套新的形容詞系統,另一套現象學的理解。

寫盲人首先得放棄由視覺構成的文字習慣,而在聲音、觸覺、以及色彩的幻想上著力,也必須在空間、時間和生活的細節上注意──任何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敘述方式都極可能是視覺影像的衍生詮釋。這在「盲」的概念裡是行不通的。

「推拿」是另一個重點,它是身體的接觸,是身體的鬆解和勞動,身體在這個職業知識裡分成許多部份,它不再是完整的一個人,它是肩、頸、胸、背、四肢、經絡、關節、穴道,肌肉、皮膚、骨骼、臟器。這些都有情緒,有記憶和話語。畢飛宇巧妙地運用「盲」的語言和「身體」的語言,講了一個非常感人的故事。

他寫女人的心理也非常細緻,非常透徹。女人心的百轉千迴,女人心的幽微,女人的擔憂和偏執,女人的忍讓和驕傲,絲絲入扣,完全掐到痛點,簡直像他寫的不是虛構的人,而是正在讀著的我自己。

我看這本書的時候正好頸椎受傷,戴著頸圈,全身劇痛酸麻,單單只是起床就必須耗費半小時以小幅度挪移抬身。我是以非常怪異的姿勢和疼痛看完這本書,此刻寫著本書介紹時,也全身僵硬難以動彈,僅以雙手活動打字。我非常切身地感受這書中對於身體觸覺的描寫和酸疼,人一緊張,筋就緊了;一高興,關節就鬆了;一悲哀,不只心酸,全身都酸了。這身體,不是心智可以掩飾或壓抑的,除了視覺之外,還有許多感覺為我們遺忘。

非常衷心推薦此書。非常好看。

    全站熱搜

    ne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