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知道雪維兒.畢奇(Sylvia Beach)這個奇女子,是多年前翻譯一本喬伊斯(James Joyce)的傳記時。該傳記作者是知名愛爾蘭女作家,她對喬伊斯與幾位女性的關係多所著墨——其中幫他在巴黎安頓下來,屢屢義助其全家,並且出版《尤利西斯》(Ulysses)的,是雪維兒.畢奇。 

一九八三年,諾愛爾.萊利.費奇(Noel Riley Fitch)出版了《雪維兒.畢奇與失落的一代:二、三零年代的巴黎文學史》(Sylvia Beach and the Lost Generation: A History of Literary Paris in the Twenties and Thirties),對畢奇小姐一生在巴黎的活動有非常深入的研究,值得有興趣者做為延伸閱讀的參考。

已逝法國國家檔案中心主任安德黑.項松(André Chamson)也是個小說家,他從年輕時就認識畢奇小姐。項松曾這樣回憶她:「她就像隻傳播花粉的蜜蜂,作家們都透過她才能互利互助,英、美、愛、法四國在她促成下更緊密聯繫在一起,四國大使的功勞加起來也沒她大。」莎士比亞書店是一九二、三零年代英美現代主義在巴黎的活動基地,兼有圖書館、郵局、銀行等多種功能,店主畢奇小姐堪稱現代主義最重要的「褓母」之一——而「教母」或許是史坦因女士(Gertrude Stein)。

除了與喬伊斯的關係之外,美國小說家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與畢奇小姐之間的關係也是現代主義文學非常重要的一頁,海明威的巴黎生活回憶錄《流動的饗宴》(A Moveable Feast)中有一章就專門用來回憶畢奇小姐,而本書最後一章也生動描寫了海明威與她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夕重逢的過程。當時擔任戰地記者的海明威帶著自己的人馬解放了畢奇小姐居住的劇院街(rue de l’Odéon),兩人帶著淚眼擁抱對方,字裡行間所釋放出的真情,令人動容。

很高興有機會翻譯這本書,而這本書是任何一個想了解英、美、法三國現代主義文學的人都不能錯過的。

    全站熱搜

    ne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