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讀過《白城魔鬼》(原著The Devil in the White City,在美國銷售超過兩百萬冊),我只需要告訴你:這本《無線電擒凶記》(Thunderstruck)是該作者的新作,而它具備前作的所有特質——你應該就會知道自己需不需要、或想不想要讀它。

不知道那本書的人,請注意這個名字:Erik Larson,記者出身,擅長挖掘史實,把各種文獻細節加以剪貼,再運用社會背景、人物心理和科學進展等元素,編織出一個栩栩如生的往日世界。

《無線電擒凶記》寫的是二十世紀初一樁真實謀殺案如何遇上一門改變了世界的科學新技術。本書以兩條主線進行敘述:一個涉嫌殺人的醫生,攜帶著自己的罪行,搭上郵輪準備離開倫敦;一個野心勃勃的科學人物馬可尼(沒錯,就是寫在科學史上那位發明了無線電的馬可尼),緊抱著自己的天分,在義大利埋頭苦幹,渴望一鳴驚人。

郵輪船長扮演偵探的角色,透過馬可尼的無線電技術向外通報「這船上有殺人犯」——這好比今日的現場連線報導,所差者,這位被盯上的嫌疑犯並沒有面對二十支堵在他胸前的麥克風,而是渾然不知自己的行蹤已被海洋外的世界得悉。

海洋外的倫敦,天天聽聞新鮮事發生:飛行員橫渡英吉利海峽、科學家發現X光、性事成為學術研究的主題……世界新穎得不得了,而這種新鮮感裡面帶著幾絲恐懼:一九一○年哈雷彗星出現在天空,人們謠傳會發生可怕的事件……

到這裡,有人想舉手發問嗎?「請問,今天還有誰覺得無線電技術的問世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發明?誰還會害怕彗星帶來厄運?」好吧,我列出三個條件,讓你判斷這本書是不是你的菜:

第一,假如你對於運用各種文獻的細節來建構一個往日世界深感興趣,這本書(這位作者)挺適合你。(但如果你想呼吸靈秀的文學空氣,或者想汲取微言大義,那就不必花時間在這裡了。)

第二,你願意撥出兩個不打開電腦的假日下午(或者四個不打開電視的夜晚)來讀一個故事。

第三,對於需要一點時間才會展現敘述結構的故事,你仍然具備一點耐性。但我猜,你很可能會急著看到本書兩條主線如何接上頭,因此翻頁翻得快了一些,所以在此預先提醒:這樣做會使得你錯過一些有意思的細節喔。(作者說了:「任何出現在引號之間的引言,都出自某封信、回憶錄,或其他書面文件。」)

最後,回到新鮮感這件事。選書那天,面對兩大落新書,我覺得茫然:向來生氣蓬勃的休閒類閱讀,本月新書似乎顯得疲倦——親子教養、童話旅行、推理小說、異地遊記,這些都不是新鮮的主題,也沒有新鮮的呈現方式。然而,看到Erik Larsson這本書時我心頭一跳:太陽底下還有新鮮事嗎?到底還能不能找到有趣的選題呢?會不會是我們自己的感受遲鈍了,以致於即使看到有趣的題材也不覺得它特別?帶著這種檢討的心情,這本集合了屍體與器官、愛情與恨意,並且讓發明家、醫師、魔術師與警探都到達現場的《無線電擒凶記》,雖然可說是依循著讓前作暢銷的公式而寫成,但不失其說故事的誠意,因此成為本月的休閒類選書。(陳郁馨)

    全站熱搜

    ne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